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特稿:以“美国优先”为名的“丛林法令”

发布时间 2021-09-05

  新华社北京9月2日电 题:以“美国优先”为名的“丛林法令”

  新华社记者柳丝

  跟着最后一名美国军人克里斯·多纳休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登上C-17运输机,撤退这个饱受战火残害的国家,连续20年的阿富汗战斗终于走到了止境。

  驻阿美军匆促退却时喀布尔机场的一幕幕场景深深印入人们脑海:许多阿富汗人拥挤在跑道上追赶飞机,美军向人群发射催泪弹,攀附在美军飞机上的阿富汗人跌落地面,机场产生恐袭后美军向布衣扫射……

  美国人的命才是命、疏忽和杀害其他群体的“丛林法则”,被美国人冠冕堂皇地称为“美国优先”。

  “美国利益”就是“美国优先”

  对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拜登政府宣称决不懊悔,由于这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大西洋月刊》文章以为,前总统特朗普常说“美国优先”,固然拜登永远不会应用这个词,但在思维和举动上与他的前任并无二致。

  “美国利益”和“美国优先”深植于美国政治基因中。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说,“我们的利益必需决议咱们的任务,而不是相反”,画龙点睛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以本国利益为独一目标和尺度的行为法则。

  美国自1776年发布独立以来,其对外政策与实际无不始终体现“美国优先”。从建国初期偏安一隅、不卷入“与本身利益无关的”欧洲大陆纷争的孤破主义,到争取“后院”美洲大陆把持权的门罗主义;从策划世界主导权、满怀雄心肠盼望“和平而体面地驯服国外市场”的威尔逊主义,到二战后杜鲁门、艾森豪威尔等以自由秩序、“国际主义”之名,行美国霸权主义之实;从宣传树立美国主导的所谓“世界新秩序”的新自由主义,到近年来特朗普和拜登都本质上采用“美国优先”的方针……

  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优先”表示得尤为凸起。疫情暴发后,美国截留他国抗疫物资,制止本国医疗物质出口,买断可能用于医治新冠肺炎的药物产能……一系列自私行动令世界瞠目,对国际抗疫配合造成重大侵害。后来,美国又竭力奉行“疫苗民族主义”,自疫苗处于临床实验阶段就开端抢订、抢购,大批囤积远超其人口须要的疫苗,加剧寰球疫苗接种鸿沟。

  俄罗斯政治察看家弗拉基米尔·丹尼洛夫说,华盛顿正以最无耻的方式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其他国家的关心……根本不在拜登政府斟酌之列。”

  “国际规则”实为“丛林规律”

  在对外政策的一直变化中,美国利益至上贯串始终、凌驾所有,为此能够不择手腕、不惜代价。

  英国伯明翰大学国际保险与策略教学帕特里克·波特在《自在秩序的虚伪许诺》一书中指出,美国塑造的世界是“逼迫跟让步”的成果。

  二战后,美国依靠强盛实力主导制订了一套所谓“国际规则”,而这些规则以及建立在此基本上的相干国际机构和国际机制基础都由美国及其盟友操控,服务于美国利益,实力较弱的国家基本不抉择空间。

  近年来,国际格式深入调剂,新兴经济体群体性突起。随着实在力的衰败,美国战略焦急不断加剧,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越来越多地对这些“国际规则”合则用、分歧则弃,动辄“退群毁约”,频繁将海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滥用关税、制裁、长臂管辖,不择手段压抑他国发展,把自我核心、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推行到极致,很多穷国、弱国和不愿屈服于美国意志的国家都成为受害者。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讨员罗伯特·卡根在《丛林再现:美国和我们危机四伏的世界》一书中说,美国近年来民粹主义、部落主义和利己主义仰头,其所作所为正在令世界加速退化为弱肉强食的“丛林”。

  “精巧利己”激发“友邦疑虑”

  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保护美国利益和霸权位置,美国任意推行“丛林法则”,施压盟友,威胁利诱小国,遏制打压对手。利益当前,美国甚至对盟友也绝不手软。例如,在俄德“北溪-2”自然气管道建设过程中,美国认定这一项目有损其在欧洲的利益,便不断施加制裁,以阻挠名目推动。

  美国《外交》杂志网站刊文指出:“从新冠大风行到全球商业规矩,从气象变更到经济发展,美国正在踊跃阻拦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的优先事项。在这个进程中,美国的外交政策以民主的名义加剧了全球的民主危机,使美国的权利失去了正当性。”美国林赛团体高等参谋约瑟夫·沙利文最近在《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撰文指出:“拜登政府仍在以有损世界其余国度好处的方法寻求美国利益。”

  暗斗已停止多年,但美国仍在以意识状态划线,鼓吹抗衡,大搞“四边机制”“五眼联盟”“七国集团”等小集团。白宫8月宣告,拜登将在今年12月9日至10日举办线上“民主峰会”,并在一年后举行线下背靠背的峰会。

  不外,对于美国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的这一招数,美国《政治报》网站文章认为,“民主峰会”恐激起盟友的焦急和猜忌,是行不通的。更讥讽的是,民调显示,越来越多国家的大众认为,美国才是世界的最大威逼。丹麦“民主同盟基金”今年5月颁布的一份民调结果显示,在53个国家和地域的5万多名受访者中,近一半人担忧美国要挟他们国家的民主。

  阿富汗战役的为难结束让世界上更多国家进一步看清了美国的真面目,美国自毁形象、损人利己的行为加速了其他国家对美国的不满和疑惑。意大利《酸橙》杂志日前刊文说,美国不仅玷辱了本人,也玷污了西方和大西洋联盟,美国正变得越来越回避承当大国义务,越发不牢靠和难以猜测。 【编纂:郭梦媛】